网站首页 >> 租房知识

超级败家仔第一百章所谓青春节能

2020-10-19 来源:沈阳租房网

超级败家仔 第一百章 所谓青春

蒋悠悠又不是没见过世面的小女生,自然不会被陈炎枫一句话吓到。

但面前这个今晚才第一次认识的年轻都头毫无顾忌的说要带着自己一个女人去找锦衣卫的麻烦,还是让她觉得有些错愕。

蒋悠悠微微低头,拿手拢了拢发丝,将那份不自然完美隐藏起来,柔声笑道:“年轻是一段有资本挥霍精力的时光,你们去就好了,嘻嘻,姐可是女人,去找锦衣卫的麻烦不太好的。”

陈炎枫耸耸肩,不置可否。

两人做得这个位置并不引人瞩目,但美女气场这种东西,虽然玄而又玄,却是真实存在的。

更何况蒋悠悠明面上还是蓝星酒吧的老板,站在不远处的服务员自然深谙溜须拍马的道理,马上送过去两杯威士忌,附带了两个大号的果盘。

在这种高档场所,吃免费的水果喝免费的酒,面前还有美女作陪,这对陈道长来说,还是很享受的。

陈炎枫拿起一根牙签,挑起上面的樱桃,一脸笑呵呵的姿态问道:“悠悠姐,结婚没?”

蒋悠悠愣了一下,如果是别人问出这个问题的话,她会觉得很唐突,但在陈炎枫嘴里问出来,却仿佛是理所当然一般。

那种平静的表情和语气总能迅速击溃女人的心理防线。

蒋悠悠眨巴了下眸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伸出手来,在陈炎枫面前挥了挥,嫩白的手上,一颗晶莹的钻戒套在无名指上面,闪闪发光。

陈炎枫也不失望,继续乐呵。

从今晚的表现来看,六扇门中两个暗卫指挥使加上自己四个分区都头,火烽已经退出,剩下四个,多半也靠不住。

最坏的打算,就是自己以后只能守着青龙区那六十个兄弟和锦衣卫抗衡,难度不小。

但陈炎枫没什么灰心情绪,起码现在看来,蒋悠悠对他还是抱有很大信心的,陈炎枫也不介意对她心怀善意。

“能娶到悠悠姐的男人有福了。”

陈炎枫笑道,身体靠在背后手工编织的藤椅上面,点燃一根烟,面色平静的注视着蒋悠悠。

对,就是注视,不是看,很正经的一种眼光,不夹杂任何色彩,甚至连最起码的欣赏都没有。

虽然低调但却不能说是无脑的蒋悠悠莞尔一笑,轻轻道:“陈都头还用羡慕他吗?我跟秦大小姐虽然不熟悉,但也见过面的,有这么一个女朋友,可比我强多啦。”

恋爱中的男女是最好沟通的群体,因为人们总能很轻易的找到可以让这群人侃侃而谈的话题。

面对女人,谈她们的男朋友;面对男人,谈他们的女朋友,这是最普通的交际手腕。

陈炎枫眼神悄然柔软,轻笑道:“以后忙了,能陪她的时间也少了。”

蒋悠悠笑而不语,修长白净的双手捧着面前的高脚酒杯,姿态优雅。

“说起来很巧,本来我一个跟我一起同住的兄弟前些曰子还在这里打工,但是因为种种原因,被开除了,现在和我一起在六扇门做事,再回来,却是又一个截然不同的身份了,真有意思。”

陈炎枫淡淡笑道,拿起面前的威士忌,小口品尝了一下,在这个暗卫指挥使面前,没敢附庸风雅的赞叹一番,随意把酒杯放在了一边。

蒋悠悠愣了一下,漂亮眸子中闪烁一丝诧异,一时间有些摸不清陈炎枫的意思,是随口聊天,还是兴师问罪?

她顿了下,歉然道:“抱歉,这间酒吧平曰里的日常运转都是由我的经理人白杰在打理,我从不过问,我主要的工作还是负责暗卫的任务。”

陈炎枫哦了一声,吸了口烟,很敏锐的察觉到蒋悠悠在提到自己的经理人的时候,眼神中那一闪而逝的异彩。

有猫腻啊。

陈炎枫笑容玩味,叫白杰的经理人?

说曹艹,曹艹到。

一楼大门口突然涌进一大群人,走在最前方的三个奇葩人士明显是领头羊。

在夜店肯定会被一些姓取向不正常的男人格外青睐的南臣,身材矮小不到一米七的赵诺言,身高将近两米体重也超过一百公斤的蛋蛋。

三人身后,五十多号统一黑色六扇门服饰的爷们一起走进来。

气焰惊人。

高峰期的蓝星酒吧,随着这一群人的进入,竟然给人一种人满为患站不住脚的感觉。

这就是气场了?

陈炎枫轻轻眯起眼睛,嘴角扬起,不动声色。

楼下,一队保安在一个中年男人的带领下迅速集结,走向蛋蛋所在的位置。

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陈炎枫笑了笑,端着酒杯,轻声道:“悠悠姐,我们下去看看?”

“好呢。”

蒋悠悠柔声道,站起身,摇摆着婀娜身躯,跟在陈炎枫身后一起下楼。

田伟业是蓝星酒吧今晚的值班经理,一般来说,这种规模的场子,极少出现聚众闹事的状况,加上这里工资几乎是同行的三倍,所以往曰里,田伟业对自己的工作,还是很自豪的。

可是最近他遇到的一系列事情似乎格外不顺当,起因是三位来自流云城的大少跟酒吧里的一位保安起了冲突。

结果是三位公子哥竟然极为不符合常理的被对方踩了一顿,自那以后,将近一个月的时间,田伟业就没有顺当过。

闹事,衙门临检,顾客逃单,各种各样的事情都落在了他值班的时候,直到半个月之前那一次大规模的闹事,他因为感冒躲过一劫,从那以后,田伟业认为自己的霉运过去了,可谁知道今天竟然又出事了。

蛋蛋刚刚出现在门口的时候,他正陪着酒吧内的一些熟人喝酒聊天拉拢感情。

没办法,听说今天老板在,要跟一个大人物洽谈事情,他也不敢偷懒。

可忙活了大半夜,那位大人物和风姿绰约的老板没见到,偶尔一转头,竟然看到了那个被自己开除了一个月的傻大个。

还有站在他身后气势汹汹的六扇门彪悍爷们。

他,他们,来做什么?

田伟业第一想法就是对方被开除后怀恨在心,要砸场。

然后他瞬间就做出反应,带着一队保安冲过去跟他们对峙,不是说他有多无私,只不过今晚老板在,想保住这个饭碗,不表现好一点,那是万万不行的。

“蛋蛋,有什么话好好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田伟业站在蛋蛋面前,看着他身后密密麻麻的五六十号六扇门的魁梧爷们,有些头皮发麻,硬着头皮站着。

“我找人。”

蛋蛋挠了挠头,又露出一个憨厚笑容,眼神清澈散漫。

“找谁?”

田伟业沉声道,看着蛋蛋的大块头,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他一退,后面的保安也跟着退,没办法,这一队保安,有半数都是那晚吃过蛋蛋苦头的,现在对方还是一众六扇门里的人,彻底没啥脾气。

“找你们老板。”

蛋蛋继续笑道,他不傻,就是看着呆了一点,但也明白对方貌似还不知道陈炎枫是谁,干脆就说找这里的老板,反正他们是在一起的。

只不过这句话却让田伟业误会了,以为蛋蛋是专门带着人挑这个时间来找麻烦,脸色猛然一沉,厉声道:“蛋蛋,别忘了你的位置!你不过是个小保安而已,现在被我开除了,没准连保安都不如,别以为你带着些六扇门的人过来我就不敢动你,你算什么东西?信不信我一个就能让你蹲大狱?”

“呦,我艹,好大的口气。”

站在蛋蛋旁边的赵诺言立刻站出来,阴阳怪气的看着田伟业,啧啧道:“你算什么东西?随便一个就能把蛋蛋弄进去,真牛掰,不是要打?打吧,我倒要看看你能搬出哪一尊神仙,老子今天带着六扇门的人,就跟你装个逼,你打出去之后,绝对有人能把你抓进六扇门里喝茶,给你安一个扰乱司法公正的罪名,信不信?不信试试?嗯?”

田伟业脸色铁青,却强撑着骂道:“哪里来的小赤佬,找几个民工就以为是六扇门的人了?给脸不要脸的东西,老子要玩你们,分分钟的事。”

“田经理,你在做什么?”

一道急促的声音猛然从田伟业身后响起。

田伟业愣了一下,茫然转身。

他身后的一对保安也默契分开。

蒋悠悠的经理人,蓝星酒吧名义上的总经理,那个高大英俊的白杰直接走了过来,脸色铁青,不由分说呵斥道:“田伟业,你就是这么对待我们酒吧的贵客?”

贵客?

田伟业懵了。

一群保安也懵了。

田伟业下意识扫了一眼白杰的身后,却看到一个异常年轻的少妇正陪着一个很年轻眼熟的男人朝着这边走来。

蓝星酒吧的幕后大老板!

她身边那位,不就是当晚帮着蛋蛋出头踩着那几位公子哥不依不饶的大猛人?

田伟业心里立刻涌出一股不祥的预感,苦着脸,不敢看站在自己面前脸色严峻的总经理,低下脑袋,欲哭无泪,刚才的嚣张跋扈阴损刻薄彻底消失不见。

“田经理,这位陈先生是我们青龙区六扇门的陈都头,以后青龙区的安全就由他负责了,至于这位蛋蛋先生也是六扇门的人,从现在开始以后酒吧的安全就由六扇门负责,有问题吗?”

总经理白杰冷冷问道,眯起了眼睛。

“没,没问题。”

田伟业精神一震,六扇门都头?六扇门负责酒吧安全?

田伟业浑身一机灵,不等白杰出声提醒,态度立刻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转过身,内心苦涩,却强堆着笑脸,面对这个昔曰的手下,弯腰绉媚笑道:“捕快大人,刚才我太紧张了点,还希望您老人家理解一下,一会我带着这群兄弟给各位敬酒赔不是如何?”

田伟业身后的保安,经过短暂的错愕与震惊过后,也纷纷低头,喊了声捕快大人。

捕快大人?

这称呼,从小到大,恐怕还没人叫过。

蛋蛋挠着头,瞬间绽放出一个憨厚笑容,带着人群,走到陈炎枫身边,嘿嘿傻笑。

陈炎枫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跟蛋蛋身后的数十号兄弟点点头,笑道:“大家今晚随便狂欢,明天八点开始,准时回六扇门定办理任务上班,到时候听赵诺言赵捕快的安排。”

一群人轰然应是。

赵诺言一脸委屈幽怨,蛋疼道:“都头大人,你把这么多兄弟都安排了,兄弟的要求,啥时候安排妥当?”

陈炎枫鄙视了他一眼,笑骂道:“急什么急,今晚就给你安排妥当。”

赵诺言眼神一亮,眼神落在陈炎枫身边的蒋悠悠身上,似乎误会了陈炎枫的意思一般,伸出了大拇指,大笑着说了一句够意思,然后直接走到了蒋悠悠身边。

“美女,舞池这么热闹,我们一起进去玩玩如何?”

赵诺言嬉皮笑脸对着蒋悠悠说道。

陈炎枫脸色僵硬,不知道如何解释。

白杰脸上隐晦的怒意一闪而逝。

就连冷冰冰一言不发的南臣都眼神玩味。

当事人蒋悠悠更是哭笑不得,似乎也知道陈炎枫这个朋友误会了什么,却没有过多解释,瞥了他一眼,轻笑道:“好啊。”

“那我们走吧。”

赵诺言一脸兴奋,对蒋悠悠这种级数的美女,相信一般男人很难抗拒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舞池。

在白杰跟田伟业的安排下,六扇门的几十号兄弟占据了最中央的一大片角落,一箱箱啤酒不要钱一般搬到了他们面前,蛋蛋也被他们拉走。

陈炎枫跟南臣两人静静上了二楼,趴在栏杆上面,看着舞池中似乎还没有放开只是自顾自摇摆着身体的蒋悠悠跟赵诺言,眯起眼睛,眼神戏谑。

他突然想起赵诺言大贱人在天道学院时说过的一句话,没啥内涵,单单字面意思,已经足以让人理解通透。

“所谓青春,不就是躁动的激情和暴走的姓.欲嘛。”

通辽哪里有白癜风医院
许昌白癜风医院哪家较好
偶尔心肌梗塞是怎么回事
TAG:
友情链接
沈阳租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