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租房知识

br从1941年11月11日下午二时开始节能

2020-10-19 来源:沈阳租房网

从1941年11月11日下午二时开始,日军第三十六师团及独立混成第四旅团奉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冈村宁次之令,在飞机掩护下出动5000多兵力,分南北两路对我八路军总部黄崖洞兵工厂发动猛烈进攻,而当时负责保卫黄崖洞兵工厂的八路军总部特务团仅有一千多人,在大兵压境的危急关头,为保卫我八路军来之不易的兵工厂,保卫我军最大的对抗战至关重要的军工基地,面对数倍于我军的不利局势,特务团按照八路军总部和左权将军的指示,在欧致富团长带领下,凭借黄崖洞山高峰险的独特优势和坚固的防御工事顽强抵抗,与日军展开了残酷而激烈的拚杀……

本文所叙述的,仅是其中桃花寨一处阵地上的惨烈战况。

——题记

欧致富团长从昨天下午到现在几乎没有合过眼,从前沿指挥部外面传来一阵阵震耳欲聋的炮声,从密集的枪声里看,日军的进攻似乎比昨天更加猛烈。十二日上午九时许,南口阵地的枪声好像稀疏了不少,只有零星的炮弹不时划过天际,在红崖绝壁上轰然爆炸。

“不对呀,”欧致富团长扭头对正在研究黄崖洞整体防卫挂图的郭林祥政委说道,“平静的下面必有暗流涌动,南口敌人暂时停止攻击,这不是好兆头啊。莫非,敌人想玩啥子花招?”

“我猜想,他们是觉得南口阵地无法攻克,在另想突破口了吧?”

经郭政委这么一提,欧团长若有所思,他在大脑中将整个黄崖洞地区的防御阵地过了一遍,感觉日军基本上没有突破口可寻,不过……

想到这里,欧团长心里一惊,急步走到挂图前,用手指了指西面的桃花寨阵地说:“难道,他们会选择从这里突破?”

“不可能吧?”郭政委拧了一下眉毛说:“桃花寨地势险要,除正面有一条进山小路外,其余全是百丈悬崖如刀劈斧削,此处防御固若金汤,除非他们用飞机空运兵力,不然是无法通过桃花寨进入黄崖洞的。”

欧团长沉吟道:“老郭你说得不是没有道理,但从整体防御情况来看,我最担心的,还是桃花寨这边,越是险要难攻的地方,也正是我们容易疏忽大意放松戒备的地方。”

他俩正念叨着,指挥所的两部座机突然同时响了起来,特务团的两个观察所同时报告说:“敌指挥官在上赤峪、赵姑村一带向南口东面的桃花寨方向反复观察,可能是选择新的进攻线路。”

欧团长皱了皱眉说道:“老郭,我估计的没错,狗日的果然打上了桃花寨的主意。老郭,告诉四连,要他们加强防御,随时报告情况。”

不一会,派出去的侦察员也回来报告说:“报告团长、政委,进攻桃花寨的敌人头天失利后,他们把部队撤了下去,换上一批所谓善于山地作战的部队。”

“善于山地作战的部队?山地部队?他们调山地部队到桃花寨想干什么?”

思忖间,侦察员小杨从衣袋里掏出几张纸说:“团长、政委,你们再看看这些东西。”

欧团长和郭政委每人接过一张看了看,原来是日军飞机撒下的传单,上面写道:皇军是钢,八路是铁,钢比铁硬!

欧致富团长将手里的传单三下五除二撕了个粉碎,狠狠地摔在地上说:“他娘的,吹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我到要看看,谁是钢,谁是铁。”

不大一会儿,据守在桃花寨前沿阵地上的四连连长报告说:“团长,敌指挥官从几个角度观察我南口东侧的跑马站。”

“南口东侧的跑马站?”欧致富团长望了郭林祥政委一眼说,“老郭,事态不对,我们必须马上把这个情况报告给左总。”

左权副总参谋长听到这个情况,稍作思考后立即回电说:“彭总已经估计到敌人会选桃花寨一带最险要的地方作为突破口,因为越险要的地方我们越容易大意,你们要做好充分准备,待机行动,以不变应万变。”

果然不出所料。十三日拂晓,日军所有的火炮几乎都集中朝南口东侧跑马站西南娅口及桃花寨东南长形的大断崖上的我四连阵地猛烈轰击。欧致富团长敏锐地感觉到,敌人有从跑马站突破的企图。

这次猛烈的炮击延续了很长时间,跑马站西南娅口一块不满一百平方米的高地上,竟落弹三百余发,战士们辛辛苦苦修建起来的防御工事和精心埋设下的地雷阵大部分被炮火摧毁。

炮火刚停,紧接着四连阵地前沿枪声大作。欧团长赶忙抓起问道:“喂,四连,四连,你们那里怎么回事?”

四连指挥所回答说:“夜里有几十个敌人用登山钩偷偷攀上了大断崖,前沿阵地被突破,连队正组织反击。”

欧团长大声命令道:“你们要以最快的速度把攀到崖顶的敌人赶下去,决不能让敌人推进一步。”

欧团长不禁暗暗叫苦:这跑马站上下的地形,我与左权副总参谋长勘察过数次,原想在这里构筑一组地堡群,以控制阳坡下的赤峪村和槐树坪。这样,敌人想接近南口正面,就比登天还难。可是,这一带全是送脚石,若在这里修上地堡,敌人炮火一轰工事就全给炸烂了。因此,只好把工事修筑在靠后一点的亲嘴坡。这地方山高路窄,行军不便,敌人的大部队在这里根本无法运动。如果敌人派出小股部队从正面通道进攻的话,我们布防的侧射火力完全可以将进犯日军全部消灭。

其实,在修筑桃花寨防御工事时.左权副总参谋长曾提醒欧致富团长:“这里虽是敌人进攻的难点,亦是我们防御的弱点。”

果然不出所料,异常狡猾的敌人把桃花寨作为突破口了。一小股日军山地部队从跑马站的反斜面驾起软梯,偷偷地登上无名高地,在此处防卫的是四连一排和团侦察排,一看日军从悬崖峭壁上突然冒出来,大惊,一排长大喝一声“打!”一排密集的子弹横里扫向攀越上崖头的日军。

尽管四连一排的防御阵地比较坚固,但他们意想不到日军突然攀爬上来,和一排形成水平场面,我军完全失去居高临下的优势。与此同时,敌人为配合攀崖日军山三位亲历德国能源转型政策制定、执行和评估的核心专家地部队,动用了山炮和重机枪,我军的阵地火力被死死地压住,反击战顿时变得异常艰苦。

一看势头不对,副排长陈启富高声喊道:“一、三班,跟我走!”

陈启富率领两个班迅速占据有利地形,向不断攀上崖头的敌人猛烈射击,枪声和手榴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而敌人的这股山地部队名不虚传,行动迅捷,战斗力很强,发了疯般地朝我方阵地猛冲,战斗进入白热化状态。突然,一颗子弹击穿了陈启富陈启富的左臂,同时腹部和右腿也挂了采,守在自然洞内的机枪手孙连奎,被敌炮轰塌的石墙重压下昏了过去……

不到三个小时,陈启富带领的两个班18名勇士,死得死,伤得伤,未负伤的只剩下七个人,原控制崖边的两座地堡,也先后被炮火轰垮,我方火力已经无法控制悬崖边缘。眼看阵地有丢失的危险,紧要关头,陈启富副排长忍着剧烈伤痛,大呼道:“同志们,我们一定要坚守阵地,坚持战斗下去,誓与阵地共存亡!”

“坚持战斗,誓与阵地共存亡!”仅剩的七名勇士举起拳头,高声附和,振臂高呼,铿锵有力的宣誓声响彻云霄,在山谷中久久回荡。

七名勇士全身挂满手榴弹,避过敌人的炮火,拉开手榴弹猛往崖边甩。被震晕过去的孙连奎苏醒过来后,强睁开眼睛,抖掉身上的石块泥土,操起机枪,对准敌人的山炮和重机枪阵地猛烈射击,几下子便把敌人拖上崖来的山炮和机枪给打哑了。

在七名勇士的奋力反击下,敌我双方遂成对峙拉锯战局。

在前沿指挥部指挥的欧致富团长,为了解桃花寨阵地的战斗状况,钻出指挥部,冒着炮火,奋力爬到二营指挥所仔细观察敌人的动向。二营据守板山桠口,这里是黄崖洞地区的最高处,从这里用望远镜可以清楚地看到桃花寨阵地。欧致富团长经过一阵仔细观察猛然醒悟:敌人的图谋是要争夺跑马站山下与桃花寨之间的这条深沟,目的是想借这条深沟攻进我核心阵地水窑口中心工整。

欧致富团长顿感事态严重,中心工事是黄崖洞防区的最大工事,同时也是黄崖洞兵工厂的前沿阵地和必经之路,如果中心工事被攻破,日军即可长驱直入攻进兵工厂,于是立即拨通了左权副总参谋长的:“首长,鉴于目前的危急状况,我的意见,一方面调集部队支援桃花寨阵地,把日军打下山崖,巩固黄崖洞西口;另一方面,加强跑马站山下与桃花寨之间的军事防御。”

左权副总参谋长立即回电指示:“好,就照你说的办,一个要求,决不能丢掉桃花寨阵地。”

“好的首长,我保证,人在阵地在。”欧致富团长的口气非常坚定。

征得左权副总参谋长同意后,欧致富团长立即调整兵力,进一步加强对这一区域的重点防御。因为这一段比较开阔,欧致富团长当即指示八连配合四连,从桃花寨到水窑口一路埋设地雷,先把敌人放进沟谷,然后再集中火力予以歼灭。

欧致富团长这一着大见成效。日军辛辛苦苦打了一个上午,方才推进了二百多米,就跨省跨区送受电价格机制不建全这,日军也有点得意忘形的样子。中午后,日军又发起新一轮进攻,敌指挥官一面催促后续部队继续攀登悬崖,巩固已经占领的地段,另一面,指挥一个中队的日军从右侧冲下沟来,企图从瓮圪廊后侧的金盏坪、羊角崖攻占水窑口。为配合桃花寨攀岩的鬼子山地部队,敌人的山炮猛向四连阵地打燃烧弹,四连阵地顿时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四连副连长和十几名战士身受重伤纷纷倒下,一个排长被炮弹掀起又摔在巨石上,当场牺牲。

在二营指挥所前沿指挥的欧致富团长看得分明,他临危不惧,沉着应战,果断命令四连分出一个排迂回到左侧无名高地上,追住敌人的屁股狠打,又命令八连在右侧山口痛击迎头来敌,这样我军便形成一个前后夹攻的姿势。战斗整整持续了一个下午,打得十分惨烈,突进到沟谷里的二百多名敌人在沟底被我军痛打,不时有敌人踩响地雷,眼瞅进攻无望,日军只得抱头鼠窜撤回去了。

十四日八时许,敌人吃了我侧射火力的大亏后,突然改变战术,对我军桃花寨西南无名高地再次发起猛攻,企图消除向水窑口进攻的侧翼威胁。特务团四连一排战士们英勇抗击,一会儿用手榴弹炸敌人,一会儿与敌展开白刃格斗,整个上午,战斗都处于胶着状态。

欧致富团长见一排已伤亡过半,遂命令四连连长:“快,将一排撤至1568高地的主阵地上来。”

敌占领无名高地后,继续前进,企图攻占1568高地。

欧致富团长眼一瞪,大怒道:“我日你祖宗小鬼子,得了屋子还想上坑?去你妈的吧。”遂命令四连连长:“吹响冲锋号,组织全体战士出击,把狗日的顶回去。”

我八路军健儿如猛虎下山一般,纷纷跃出工整,潮水般地涌向敌群,与日军展开肉搏战,顿时,只见刀光剑影,杀声震天,尸横遍地,血流成河。日军经过连日激战,体力不支,加之伤亡过大,士气动摇,在我军的强力拚杀下岂是对手?伤亡数十人后,不得不狼狈逃窜,退出桃花寨阵地。

经此一战,我军总算又夺回了被日军冲破的桃花寨阵地,为我军黄崖洞兵工厂的设备就地掩埋和人员顺利转移赢得了宝贵时间。

(后记:从1941年11月11日开始到18日深夜,我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千名将士与5000多名日军浴血奋战了8天8夜,百余名八路军官兵以身殉职。11月19日早晨,在掩埋和转移了兵工厂机器设备后,特务团伺机撤出战斗。这次战役我八路军取得了绝对性的胜利,打了一场漂亮的阵地防御战,取得了歼敌1000余人(其中毙敌850人)的辉煌战果,而我军只伤亡166人,敌我伤亡比例为6:1,开创了中国抗战史上空前未有之记录,是抗战时期包括国民党军在内的中国军队唯一的一个以少胜多、以劣质装备战胜优质装备的典范战例。)

共 429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篇文章的题记首先阐明了这篇小说的时代背景,这对于读者了解文章是非常有指导性的。作者这篇作品,只是从桃花寨一处阵地上的战斗场景来展现了战争惨烈的一面。作者善于对场景和人物的刻画,通过这场战役的描述,塑造了欧致富团长、郭政委、陈启富等革命军人在战争中爱憎分明,机智勇敢,视死如归,勇于牺牲的精神。我们的革命军队之所以能强大和解放全国,正是有了这样一批革命军人。正能量的作品可歌可泣,鼓舞人心。欣赏佳作,推荐共赏。【:叶华君】

1楼文友: 14:0 :55 很精彩的战争场面描写,让我们仿佛看到了真枪实战的战场。感谢榆木老师的精彩分享,创作辛苦,期待更多优秀作品。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10524 0610

2楼文友: 16:59:56 一篇很棒的小说,满满的正能量。精彩!

楼文友: 20: 5: 8 看着文字,仿佛身临其中,让人热血澎湃 浑然不解其中意,又怎知它是与非。

儿童风热感冒高烧不退
2个月婴儿肚子胀气怎么办
许昌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TAG:
友情链接
沈阳租房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