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退房须知

赵二嘎追帽记br风越来越大节能

2020-10-19 来源:沈阳租房网

《赵二嘎追帽记》

风越来越大,赵二嘎猫着腰从树林子后走出来,双眼炯炯有神,口水不停的下咽,胡子拉碴的下巴也跟着抖动。

他刚刚蹲在树后面,打算清理肠道垃圾,谁想到这不开眼的风早不刮,迟不刮,裤子刚一脱,就噼里啪啦的来了。最气人的是还吹走了小翠为自己买的白花花的草帽帽。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他看着挂在荆棘上面摇摇晃晃的草帽子,首先深吸一口气,然后腰肢左扭三圈,右扭三圈,大喝一声:“妖孽,还不速速放下俺的草帽。”说罢,像头蛮牛一样冲了过去,震得地面轰轰作响。

也说来巧,一条蛇正躺在荆棘丛里躲避狂风,忽听得地动山摇,眼神异常犀利的瞪着赵二嘎。他窜到草帽子上目前法人代表为杨先本。而泸州宝光集团是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控股的企业,等待着赵二嘎手伸过来时,一“毒”毙了这家伙。终于,赵二嘎那抡起来虎虎有声的铁爪抓向了草帽。蛇见机会来了,“嗖”的窜起,直扑二嘎子面门。

正当它幸灾乐祸以为自己得逞时,风又再次刮起,窜到半空中的蛇被风“噌”的刮到了水沟沟里,开始了随波逐流的苦难生涯。当然,草帽子也开始了它的“随风逐流”的生涯。

“哎哎,我的小翠啊,我的草帽啊。”赵二嘎气得咬牙乱颤,吓得蛀虫慌忙钻进肚里去当蛔虫了。

草帽子像个UFO随风在飞,赵二嘎像个傻帽追着草帽子在林间奔驰。一路上回家的乡亲看见赵二嘎沿道潇洒的狂奔,皆纷纷疑惑的问:“二嘎子,你媳妇丢了,跑得这么急。”

赵二嘎一边跑一边泪流满面的道:“乡亲们,如果风婆婆收了我的话,你们就告诉我妻子,我是为了爱而死。”说罢,毅然决然的一甩头,擦干眼角泪痕,继续奔赴大自然母亲的怀抱,向着山坡狂奔。

乡亲们看着赵二嘎心酸的背影,一个个都唱起了那句古老的诗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二嘎子,祝你早日追得草帽,迎合妻愿。否则的话,你又得半夜三更的跪搓衣板顶尿壶了。”

一溪越过一溪,一林越过一林,感谢老天,草帽子不飞了,它稳稳当当,结结实实的挂在了树杈之间。

赵二嘎大拇指一抹鼻尖,笑容阴森森地脱去了鞋袜,开始上树。嗨,还真别说,这二嘎子还真有点上树天赋,堪比长臂猿啊。只是令人郁闷的是,这家伙裤子中间一条缝,刚好瞧见那红叉裤。不过还好,只有风在看,树在看,地上那苟延残喘的山鼠看,却没有人看。

“皇天不负有心人呐!”一帽在手,二嘎子感动的涕泪横流。老天也是很给力,跟着掉眼泪。赵二嘎被淋了个落汤鸡,但他心中却一片光明。

这时候,也没风了。赵二嘎于是再将草帽子扣在头上,施展拳脚,在滑的像泼了油的水上往下爬。可是,上树容易下树难,擦破屁股缓三年。这句话,赵二嘎深有体会,何况此刻树干被雨水浸湿。这要万一拿捏不稳,不就是擦破屁股缓三年这么容易呢,搞不好就是床上缓一辈子呢。

想到这儿,赵二嘎一阵哆嗦,这老婆还不得抛弃自己出轨,另寻出路。相信我那么这样一来,床上躺的机会都没了,估计过不了几日就进坟墓了。

赵二嘎于是心一狠,冷冷的道:“老子不下啦,我就在这上面等着雨停。”天哪,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雨停了,赵二嘎又等着树干上的水渗了不少后,然后开始下树。正当他一只脚踩地,另一只脚欲沾地之际,可爱的老鹰来了。它看着这个晃动着的异物,心生疑惑,便如箭矢离弦般飞冲而下,一爪打捞起草帽子又再次腾空。

赵二嘎感到头顶一凉,一抹,妈呀,又飞了!他抬起头,喃喃道:“这次飞得有点高。”老鹰抓着草帽子在空中盘旋,终于,它觉得没意思,松开了。

赵二嘎见状,心中狂喜,慌乱之际穿反了鞋子,就朝草帽子落下的地方跑出。“刚好。”草帽子差一点就进溪流里了,赵二嘎却先行一步将它抓在手中。正当赵二嘎窃喜时,还没有站稳的双脚被石头一绊,再加上穿反了鞋的作用,毫无疑问的跟草帽子一起倒栽葱在小溪中,随波逐流了起来。

“啊……救命啊!”赵二嘎在溪流中挣扎着,声音显得极具惊慌害怕。眼看见就要被水冲到大河塘里去。那大河塘,淹死赵二嘎这等旱鸭子那是轻而易举。

碰巧的是,不远处有个放羊的老头,听到这声音,急急忙忙脱下雨衣,提着鞭子就小跑过来了。他将鞭子的一头递给赵二嘎,道:“小伙子,抓紧了上来。”赵二嘎猛地拽住鞭子,差点把老头一块送进小溪中,随波逐流。但这老头是何等人物,农民中的武术家,一手太极打得是炉火纯青,就差登峰造极啦。他马步一扎,右手缠住鞭子,左手向前伸出,朝溪水中一捞,赵二嘎像个蔫了的死狗一样,软绵绵的躺在溪边直喘粗气。

他一边喘气一边像老头道:“郭大叔,俺的草帽。”

郭大叔没好气的道:“还要不要命了啊,草帽子早就跑的没影了。”

这时,忽然不远处传来一个哭喊声,是赵二嘎的胖老婆。赵二嘎的老婆看见丈夫躺在地上,便扑了上去,嚎啕大叫道:“二嘎子。你别死啊,你别死啊。”二嘎子被这一身肥肉压得差点口吐白沫,他急忙道:“我还没死。”

他老婆见此,擦了擦眼泪,激动的笑了,道:“二嘎子,我还以为,我还以为……再见不到你啦。”

赵二嘎无精打采的道:“老婆,你给我买的草帽子被水冲走了。”

他老婆笑着捏了捏他的脸道:“傻瓜,草帽子没了,可以再买,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

赵二嘎愣了,目光呆滞,机械般的道:“老婆,你突然怎么变得通情达理了。”

郭大爷看着这两口子,咧开没剩下几颗牙的嘴笑了笑,挥舞着鞭子继续去放他的羊。

(201 .4.21)

《张飞民国游》

长坂坡当阳桥,风起云涌,怒意滔天。曹军八十三万雄狮将士,犹如滔滔江河,席卷而来。对面,正是那燕人张翼德。

他手持丈八蛇矛,矗立桥头,怒目圆睁,虬须根根如铁竖起,大吼一声:“你们这群乌龟王八蛋,看见张飞你张爷爷,还不夹着尾巴快逃?”

这时,曹军帐中一军士指着张飞问伙伴,“你看他喝酒了没?”

伙伴摇摇头,“不像。”

“没喝酒,那他拿的什么壮胆?”军士气势汹汹,“众将士,我们一起杀了鸟人张飞,如何?”

“呀!”张飞丈八蛇矛一挥,咬碎钢牙,直喘粗气,蜷曲的鼻毛在这一喘之下,笔直的钻了出来。现在的张飞,眼如铜钟嘴如马桶,腰如粗柳臂如红薯。

“来呀,来呀!”张飞吼道。

“去不去?”曹军帐中有人提议道。

“要去你去,我不去。”有人道。

“那好,咱都别去,咱回家去泡妞。”说罢,曹军便向后撤去,一时间消失了无影无踪。

张飞看着逐渐了无影迹的曹军,疑惑的道:“怎么回事啊?说走就走啊!这……这赶着去泡妞吗?唉,真是一群笨蛋,你们要是冲过来,估计我就逃了。可惜,你们笨啊。”说罢,他丢掉丈八蛇矛,一屁股蹲在地上,脱掉草鞋,沐浴着火辣辣的阳光,抠起了脚丫子。

“诶,那是?”高空一个椭圆形的东西在盘旋,张飞好奇的看了起来。不一会儿,他就觉得眼前一阵眩晕,随即失去了知觉。

民国时期,上海黑道纵行,里面一等一的老大便有冯敬尧先生。

“我决定将程程嫁给……”冯敬尧人魔狗样的躺在西洋椅子上,抽着菲律宾雪茄,鼻梁上挂着一副眼镜道。

许文强咽了咽口水,向各位上帝祷告道:“耶稣啊,释迦牟尼啊,穆罕默德啊,你们千万要保佑我娶得冯程程,千万不要让冯敬尧把女儿嫁给丁力。”

丁力斜着眼看了看许文强,冷汗直冒,祷告道:“大日本皇军在上,你们肯保佑我娶得到冯程程,我……我将为你们效一星期的力。”

“……嫁给张飞。”冯敬尧话一出,许文强和丁力瞬间崩溃,跌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冯敬尧会将宝贝女儿嫁给一个从猪圈里领回来的陌生人。

看着昏死过去的二人,冯敬尧直接挥挥手,道:“抬到柴房,用柴烟熏一熏就醒了。”

而张飞,本来站在冯敬尧身后,一副墨镜一戴,虬髯梳得油光锃亮。但一听到这话,直接震惊的跌倒,一不小心扭掉了还不适应的皮鞋。他赶紧套到脚上,站起来道:“冯先生,这……这……”

冯敬尧以为张飞要推辞,刚要开口阻止。岂知结巴了半天的张飞终于赶在冯敬尧之前,道出了最后的话:“……这事情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嗯,当初我看见你穿的奇形怪状的睡在猪圈里,我就可以看得出,你是个可以忍受屈辱的人,这样的人我最欣赏。”冯敬尧赞许的点点头。

三日后,张飞和冯程程在教堂举行婚礼。为他们主持婚礼的是一个年轻牧师。那年轻的牧师色迷迷的看着冯程程隆起的胸部,道:“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新郎是我。”张飞天真的傻笑道。年轻牧师瞪了他一眼,极不情愿的将目光转向了张飞,“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

“我愿意。”

“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这时候,张飞沉默了,过了一会儿,道:“不愿意。”此语一出,全场寂静,冯敬尧一双眼中尽是火光,额头上布满了黑线。可巧,许文强从教堂外冲了进来。他头发凌乱,脸色苍白,声音嘶哑的道:“程程,我愿意!”

“强哥。”冯程程挣脱开她被张飞牵着的手,跑向了许文强。冯敬尧脸色极具难看,他让手下拦阻了冯程程。又看了看许文强,咬牙切齿的道:“扔到猪圈里去。”

“冯先生,不要啊。”许文强声泪俱下,“冯先生,您最近没发让我买衣服的工资,我就这么一件像样的衣服,弄脏了可不好啊。”

“程程,我来了。”许文强送走以后,丁力又从教堂上面吊着绳子俯冲下来了。

“力哥。”冯程程兴奋的道。

“打回去。”冯敬尧点燃一支雪茄道。说罢,几个手下拿着一根很粗但不长的木墩子,放在了丁力马上就要落地的地方。

“哄!”头先着木墩,随即伴随着凄厉的惨叫,丁力被弹了回去。丁力蹲在教堂顶上的角落里,眼冒金星,涕泪横流道:“冯敬尧,你毁了我的形象,让我怎么出去泡妞?”

张飞愣愣的看着这一幕,搞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

“你为什么不愿意?”解决了许文强和丁力,冯敬尧开始质问张飞不愿结婚的原因。

张飞眨了眨眼,木讷地道:“冯先生,我是个好吃懒做的人,万一她穷了,我让谁养活啊?”

冯敬尧看着众位来宾,尴尬的笑了笑,道:“我这女婿是留过学的,他不清楚中国的一套。”

“冯先生,不对啊。这教堂结婚本就是西洋玩意,他留过学的怎么会不懂?”有人问。

冯敬尧心中那个气啊!暗骂道:“张飞这小子,整的我思维都混乱了。”冯敬尧最后只能打个哈哈,将此事掩盖过去。

婚礼第二天,半响冯敬尧见不到新人来请安。他疑惑的来到新房门口,只见张飞上身光着,下身穿着裤衩子,腿上黑毛长的都能遮凉了。他叉开腿,躺在门口呼噜打得冯敬尧只觉耳旁生风。他摇了摇头,踢了一脚张飞。张飞揉了揉朦胧睡眼,看到冯敬尧,尴尬的脸红了。

“哼,被老婆赶出来了。”冯敬尧忍着笑道。

“没有,被许先生赶出来了。”张飞越发的尴尬。

“许文强?他人呢?”冯敬尧一听火冒三丈。

“还在里面。”张飞低下了头,一言不发。

“还在里面?”冯敬尧咬着牙,“你怎么不打他?”

“他有枪。”

“你不也有枪吗?”

“这玩意……我……我不会用。”

冯敬尧身子在发颤,他一脚踹开门,大骂道:“许文强,老子毙了你。”可是门刚一开,一道身影就如利箭窜出,冯敬尧被撞的一愣。

许文强提着裤子,赤着脚一路狂奔。

张飞看到许文强出来,尴尬的神色一扫而空,随即便是滔天怒火,大喝一声:“你这个乌龟王八蛋,看见你张飞爷爷,还敢夹着尾巴跑?”话毕,提着鞋子一路追了上去。

冯敬尧隐隐约约可以听到许文强的求饶声,“张哥,你可以打我,但不要拿鞋子熏我了行不?”

201 .5.1

《环卫工人》

李先进来到H市已经有三年了。这三年来,他一直充当着身披黄马褂的环卫工人。每当天未亮、鸡未鸣之际,他便开始蹬着N年前就不见了脚踏的烂三轮自行车,车上是一个油乎乎脏兮兮的垃圾箱,垃圾箱上放着一把扫帚,扫帚上挂着一块塑料袋,迎风招展。

李先进是个开心活泼的人,时不时会一个人傻笑。这不在这寂寥无人的大街上,他蹬着自行车一边擦汗,一边又露出一嘴的烟熏黄牙呵呵傻笑着。

“老李,早啊。”同样是环卫工人的王吃苦蹬着自行车,朝李先进打招呼道。

“老王,早……”‘啊’字还未吐出,一只苍蝇就钻进了口中。李先进当即停下自行车,“啊呸”的啐了起来。

王吃苦见状,摸了摸“发”迹罕至,被路灯照的油光蹭亮的脑门,道:“老李,你怀孕了啊,一直吐啊吐的。”

李先进刚要说话,忽又觉得腹中恶心难忍,便又低下头开始吐。吐完之后,他从自行车上下来,递给了王吃苦一支烟。随即,两个人蹲在马路边上吧唧吧唧的抽了起来。一时间,吞云吐雾,烟雾缭绕。

共 624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赵二嘎追帽记》,以现实主义的笔调,将爱情放在一顶会飞的草帽上旋转,可谓幽默风趣,生活味十足。人物刻画得栩栩如生,什么是幸福的生活情趣,看看赵二嘎就明白了,小人物小事件,却诠释着世间美妙的真情。《张飞民国游》,却将文字穿越时空界限,把爱情放在荒诞的情节与不正经的人物上,让人在啼笑皆非当中思考爱情。爱情是什么呢?是棒打金枝,还是兄弟间的承让,抑或是......《环卫工人》,可谓是世间社会的一面镜子。透过小人物的对话,将生活梳理得苦难而心酸。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重要的是,这是生活的原生态。切近生活口语的应用,将人物刻画的鲜活,事件描绘的情趣。三篇短篇都具有以小见大的艺术手法与构思,贴近生活,欣赏!《:付欢春》 【江山部·精品推荐1 071 0001】

1楼文友:201 - 11:04:55 在幽默诙谐当中,将生活写的盎然。无论是小人物,还是小事件,都透着生活的本真。感谢来稿指间! 文字,犹如我的一位知心挚友。十来年如一日,她在我的脑中盘旋,在的我手中卷写。随着我走过春夏秋冬,在我的粗茶淡饭中,总不忘文字。

脑梗塞病人怎么办
镇江治疗白癜风专业医院
庆阳治疗白癜风重点医院
TAG:
友情链接
沈阳租房网